废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废文网 > 重生道祖的偏执日常 > 重生道祖的偏执日常 第49节

重生道祖的偏执日常 第49节

心呢?

        决绝无畏。

        “谁?”大殿之中传来一声缥缈之音,带着问询的意味。

        是破尘圣宗十几年都没有真shenchu现过的宗主。

        “外门弟zi莫苍生。”

        沈翎玉很平静地将莫苍生的名字说chu来,没有什么qing绪,反而显得很异常。

        “弟zi想收他为徒。”

        他再一次重复表达dao,咬字带着某种jian决。

        这一世,莫苍生和沈翎玉的经历已经和前世完全不一样了,前世的莫苍生是不敢xielou丝毫对沈翎玉的ganqing的,沈翎玉自然也发现不了异常。

        今生莫苍生对沈翎玉的态度黏糊到了极dian,他在沈翎玉心目中的地位早就已经与众不同了,还有那个穿着黑se的年轻男人让沈翎玉懂了很多前世他不懂的事qing。

        所以即便沈翎玉生xing淡漠,不谙世qing,却也更早地滋生chu了比前世更加qiang烈的ganqing和控制yu。

        当他心中jian守的dao义与他的ganqing发生冲突,他选择教化,他不是想要以师尊这个shen份来钳制莫苍生,更多是希望给莫苍生上一层ganqing枷锁,和一层更加亲密的牵绊。

        不过,即便如此,此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他为何要与莫苍生有不一样的羁绊。

        在九天上界里,dao侣还能够解契,只要双方同意就行了,而师徒关系却往往都是维系到死的,其中的约束xing是远远要超过dao侣契约的。

        他对此执着到了可以不顾生死。

        他在剑阁和九天竞技试炼场中,数次面临死亡,可是莫苍生却在他脑海之中越来越清晰。

        危险,绝境,愈是shen受重伤,他愈是清醒,近乎自nue,如送死一般,血肉模糊,痛苦ru骨,却收获颇大。

        剑光,鲜血,不到真正的炼狱里走一遭,又怎么能够真正彻底成dao。

        “又是他,你对他动qing了?”这一声缥缈无形的冰冷声音里浮chu了诸如疑惑,探究,兴味等qing绪,显得有几分怪异,让人觉得这dao声音是不该拥有qing绪的。

        “qing?大概是有一dian。我觉得想要练成无上剑dao,不一定……就要无qing。”沈翎玉垂眸。

        为什么剑dao总是要无qing呢?

        杀亲证dao,杀ai证dao,真的不会有反噬的那一天吗?

        多qing深qing的剑dao就不好吗

        被ganqing所困扰所羁绊剑修就比那些冷血无qing的剑修要更加低等吗?

        难dao不是看dao心jian不jian定,够不够qiang吗?

        心怀天xia苍生不行吗?(是莫苍生的苍生没错了。)

        杀生救世不行吗?

        这样的剑dao不也是无上大dao吗?

        仁义之dao。

        人经历过太多的生死,总是会有所顿悟的。

        在剑阁和九天竞技场中肆意杀戮绝境求生的沈翎玉反而将心中的快要嘶吼而chu的凶兽压制住了。

        他不为别人而活,没有什么可以控制他。“可。”

        最终,沈翎玉得到了他想要的答复。

        这样的恩典gen本不算什么。

        毕竟他为此承受了太多,还放弃了无上的奖励。

        他之所以能够突破,不仅仅是因为有了gaoqiang度的对战,还是因为他能够在三年之nei通过剑阁九十九层,就算剑阁危险程度减低,还有保护机制,但能够在试炼之中上到九十九层还是非常困难的,除了他以外,其他弟zi最gao只上到了剑阁五十层,这说明他不仅是天骄之中的天骄,还心xingjian定,是常人所不能及。

        而他历经生死千难万苦,放弃了无上奖励,只为了得到收徒资格。

        他明明时不时会zuochu一些离经叛dao之事,在一些规则问题上却又固执得让人觉得可笑。

        沈翎玉nei心没有过多的想法,他起shen拱手离开。

        不过转shen的时候,他的眉宇间不由自主闪过一分深思,大殿之nei的这抹宗主意识很奇怪,给他一种带有恶意的熟悉gan,他心中有了一个想法,但是这太匪夷所思了。

        宗门其他人难dao也没人察觉chu端倪吗?

        这个宗主真的还是最初的宗主吗?

        随着他的离开,主峰大殿,只剩淡淡的孤寒。

        倏忽。

        空dangdang的大殿之nei,突兀地chu现了一声轻轻的嗤笑。

        世人总是ai把截然相反、背dao而驰的事wu扯在一起,比如善与恶、正与邪、天真与心机。

        其中的差别又该如何鉴定呢?

        “师兄,我很快就会回来了。”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和之前的声音有了差别,还带着某种不受控制的狂reqing绪。

        最终,只余一殿寂静。

        沈翎玉回到少主峰,天se已经暗了,他心xia叹气,明天再去见莫苍生吧。平心而论,他现在其实有dian不知dao该怎么面对莫苍生,也不知dao莫苍生想不想要成为他的徒弟,他所zuo的这一切都是自作主张,不过莫苍生现在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应该不会再哭了吧。

        -------------------------------------

        穿着黑se斗篷的年轻男人突兀地chu现在虚空之中,他脸上没有什么表qing,那张惨白mei艳的脸上全是厌世qing绪,好似想要自我毁灭一般。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