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废文网 > 重生道祖的偏执日常 > 重生道祖的偏执日常 第43节

重生道祖的偏执日常 第43节

沈翎玉垂眸,那个戒指的画面只是一闪而过,可能是他日有所思,想要努力找细节证明那个几乎不可能的想法,而产生了幻觉。

        他最近心绪颇为不宁,自从那天他突破了金丹后期,他就变得不一样了。

        那个穿着黑se斗篷的年轻男人给他带来的冲击不可谓不大,甚至比最初那个‘魂ti’还要更加让他上心。

        那种唇齿相依的灼regan,是他之前从未ti会过的,他时不时就会回想起来,总有一种难言的gan觉。

        前一段时间,沈翎玉如往常一般修炼,那天临近破晓,他仍然在练剑,没有因为突破而有所懈怠。

        却gan到一gu奇怪好似不属于他的力量莫名chu现在他的tinei。

        他一直在努力控制的血脉之中的凶兽似是快要觉醒了一般。

        对,凶兽,沈翎玉一直都觉得他gen本不是所谓的人族圣兽之ti,而是暴戾的凶兽。

        恍惚间,他的脑海之中chu现了一个尖利的女声。

        ‘他gen本不是我生chu来的,他是个怪wu,是怪wu!’

        ‘我们沈家都会被他克死。’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啊?’

        沈翎玉清楚地知dao这个女声是他母亲掐着他的脖zi发chu来的,只不过被他遗忘到了脑海深chu1,此刻却全bu浮现chu来了。

        但他仍然活了xia来。

        当时沈翎玉只觉得tou疼yu裂,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之后……他再次睁开yan时,是在荒无人迹的麟潜山脉里。

        他好似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凶兽,可是思绪却仍然是懵懵懂懂的,遵循着本能,他还是去找了莫苍生,只不过那段记忆却变得有些模糊,不太记得juti是怎么样的一个qing况。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就此沉沦堕落,心中的暴nueqing绪愈演愈烈,可即便再痛苦煎熬,他也要jian守他心中的无上大dao。

        “玉少主,你怎么了?”一dao声音惊醒了沈翎玉。

        沈翎玉缓缓睁开yan睛,一丝鲜血从他嘴角hua落,他的yan中louchu了一种难言的神se。

        那是一种万劫不复,穷途末路的痛苦决然。

        “我没事。”沈翎玉抹去了嘴角的鲜血,无悲无喜。

        仔细想来,还有一种可能,莫苍生确实就是个没有被人夺舍的普通小孩zi。

        但莫苍生可能认识那个穿着斗篷的年轻男人。

        最初他就知dao这个小孩不简单,灾祸之气被刻到了血肉之中,除了脸上有了消除不了的黑se疤痕以外,一切如常,却又是那么的不正常。

        只不过当时的他其实并不在意。

        难不成莫苍生之所以在那样被灾祸之气侵蚀了的qing况xia,仍然可以活xia来的原因,就是那个年轻男人救了他?

        笼罩着那个年轻男人的黑se雾气很有可能就是灾祸之气。

        对方能够掌控灾祸之气。

        第53章  、ti质丹药  ...

        沈翎玉一直以为莫苍生和他一样,  一直都只有自己一个人,居然不是吗?这个想法从他心里一冒chu来,  他就觉得难受。

        他抿唇不语,他对那个小孩的ganqing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从最初只是有dian怜惜,到现在的认真,他好像是把这小孩当zuo真正的亲人了,他认真地想要把他永远都庇护到羽翼之xia,不受一dian外界的伤害。

        无论是对于亲qing缺失的gan同shen受,  亦或是他无法自我抑制的责任gan和保护yu。

        还是在他变成凶兽之后,小孩温nuan的怀抱wei藉了他心灵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心中缺失的某些bu分好像得到了填补。

        他当时思绪混沌,只能凭着本能行事,但是nei心深chu1却真的很怕,  怕他再也没办法恢复成人形了。

        还好他很快就找到了变化规律。

        他只要jian守本心,  不被那些迷障所蒙蔽,  保留着那丝清明,他就不会再变化,  这还是他今天早上才刚刚悟chu来的。

        那个穿着黑se斗篷的年轻男人之前的所作所为是在折辱他?抑或是在挑衅他?

        沈翎玉记得在他看到的小说话本和一些书籍上有说过,

【1】【2】【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湿漉漉的月光(NP)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 少主和阿箬(1v1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