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废文网 > 问情[NPH/修仙] > 贰拾伍-梦下

贰拾伍-梦下

贰拾伍-梦・xia

        “早就…知dao了?”

        女孩讷讷地重复桑偃的话语。

        “早就知dao了?你们怎么知dao的?你们早就知dao了,那为什么不跑啊?!”

        桑榆垂直眸zi问:“如果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什么?”

        桑偃适时地开koudao:“你以为我们不想走吗,还不是因为…哼,你难dao忘了我和我哥的预知术么,这种事怎么可能不会提前知晓?”

        桑榆接话继续说:“我们可以走,因为我们不是谷中chu生的血脉,可你走不了啊。”

        他重新抬起tou,yan眶微红地看着她说:“你难dao不明白我们的心意吗?”

        女孩止住言语,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

        原来……他们一直都有在意她吗。

        突然间,女孩冲到桑榆近前吻住了他的唇,如她意想之中那样的柔ruan。

        “我的心意呢,你看清了吗?”

        桑榆微微怔愣了一xia,然后看向女孩shen后目lou失望及痛苦的桑偃。他显然是听清了她话语中的人,只有他的哥哥没有他。

        桑榆闭了闭yan后dao:“不过,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们三人都离开……”他面lou苦涩,摩挲着唇上残留的温度心中xia了决定。

        “是吗?!”

        这无疑是绝境之中尤其令人惊喜的一番话,桑偃和女孩都控制不住音量异kou同声地喊chu声来。

        惊喜之余女孩也将心中的疑虑担忧一并daochu,她害怕会二人会在这个环节chu什么差错。

        谁知桑榆却一脸的jian定:“没事的,这是我从一古籍上寻来的法zi,现在这境况…也只能死ma当活ma医了。”

        桑偃却不太相信,如果是殿nei的古籍,那他也应该有阅览过才是,他怎么不知dao有什么法zi能让女孩也平安离开?

        就在他还想追问写什么时,桑榆打断了他,让他只用乖乖跟着他施法便是。桑偃也没别的好办法了,只得答应xia来。

        三人于殿外小院站立,桑偃kou中念念有词,桑榆则为他和女孩二人shen上写xia神秘符文,待到咒语念至结尾,桑榆松了一kou气,桑偃却觉得越发的不对劲。

        “桑榆,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法zi?!”

        桑榆还在三人脚xia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这回桑偃倒是看chu来了脚xia的法阵是什么,这便是他之前和兄长研究chu的离开这里的阵法,可那阵法明明还未完善……

        阵法发chu淡淡的光芒时,桑榆在女孩担忧的yan神中回答了桑偃的那个问题。

        “我所施的是与她换命的法术。”

        一dao平静如shui的话语如一dao惊雷在桑偃和女孩耳边炸响。

        “哥!”

        “桑榆!”

        光芒越来越亮,两人被困在阵法里动也动不了,只能看着桑榆的shen影逐渐模糊。

        桑榆走到女孩shen边轻柔地在她脸颊上落xia一吻dao:“从今以后,请代替我好好地活xia去,好好地看遍江山,好好地照顾桑偃,拜托了。”

        随着阵法的完成,桑榆满tou青丝褪成银白,桑偃yan中han泪地嘶吼:“你疯了?你用所有法力和生命来促成法阵的完整?!”

        女孩也泣不成声,她嘴里一直喃喃着“阿榆”。

        “阿榆,你告诉我这是梦对不对…我会醒的,醒了一切都没发生对不对?”

        桑榆唇角扬起笑,对着女孩无声地说了几个字。

        一dao白光闪过,女孩yan前的场景已然变化,而shen边也只剩xia了桑偃一人。

        她再也支撑不住掩面痛哭,她刚刚看清楚了,看清了桑榆说的什么。

        他说的是――

        我ai你,叶幽,不曾后悔。

        ……

        …………

        ………………

        “该醒了吧。”

        男人声音轻轻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

        洛白苒睫mao微颤,她迷蒙着睁开了yan,yan前是靠得极近的锦链的脸。

        她抬手抚上脸颊,一片冰凉。

        “我…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被特种兵室友强上(h) 【高H】王女殿下不可以! 漂亮美人ai吃rou【高H合集】 湿漉漉的月光(NP) 少主和阿箬(1v1h) 樱桃汁(校园,青梅竹马,h)